甜酒花栗

不知不觉都400fo了
感谢关注我的小宝贝们🙈
等500fo想送你们一篇福利文(疯狂暗示
有想点梗的小可爱吗
只写星鬼,梗随意来🌚


顺便推销一下最近和@温 的联文
超炸超劲爆🌝

【星鬼】嗜瘾患者.06

更新啦!

温:

⚠️
*黑道杰✖️学生鬼
*?真·小甜饼
*真·怀孕
*下章崽正式黑化,真·黑车!

与老花@甜酒花栗 的联文
前情戳老花!



窗外在下着暴雨。

王琳凯的小脸蛋贴着落地窗,看着对面大厦的霓虹广告灯牌,底楼街道稀疏的撑伞路人走了神。
又是超无聊的一天。
因为天气原因,去游乐场的计划已经整整推迟了一周。
他一向是闲不下来的性格,转身看了看在沙发上打瞌睡的朱星杰,他赤脚走过去,然后很自然得坐在对方怀里捞起一旁的掌机打游戏。

于是朱星杰一睁眼便是颗炸毛的小脑袋。

王琳凯比自己想象中还要粘人,带回家后更是24小时不离身的那种,宛如一个人形挂件。
朱星杰用鼻尖磨蹭小孩的颈间,果味和肥皂水味之后却多了一份淡淡的奶香。

“痒~”小孩撒娇似的躲藏接触,却被对方抱得更紧,“不许走。”朱星杰坏心地在他耳畔呼气。
王琳凯害羞地垂下脑袋,略长的头发挡住了小孩的脸,耳尖却在以肉眼可见速度快速变红。

朱星杰低笑,一口咬上耳垂:“都上过了,还这么害羞。”
小孩羞得捂脸,才发现自己脸烫得像发烧。

王琳凯被骗进朱星杰家前天真的以为不用过夜,没想到一住一周都过去了,换洗衣服也没带只能每天轮流穿着比自己大上好几码的衣物。时不时漏漏肩已经是家常便饭。纤细修长的双腿揣在宽大的裤腿里也随时面临着走光的危险。

于是那小孩随时随刻都在别扭地整理自己,但朱星杰会拉开他的手,“不用遮,我喜欢你这样。”

王琳凯躺在朱星杰怀里打游戏累了,放下游戏机便把脑袋搁他肩膀上。
“看电影吧。”他提意,王琳凯一愣,但很快接着说:“好啊,就看恐怖片吧!”

朱星杰脸上有一丝僵硬,但看着对方期望的眼神,又怎么舍得拒绝呢。

夜色浓重,如腐烂的尸体上流出来黯黑冰凉的血,蜿蜒覆盖了天与地。月亮孤零零地盘旋在学校上空,光线暗淡,仿佛女人眼角的怨泪。高大的建筑物被黑暗模糊掉棱角,远远看去,似血肉模糊的脸孔。淅沥的雨下在黑夜里,所有东西都很潮湿,树木和泥土的皮肤开始溃烂一般。

“啊啊啊,杰哥,好刺激啊!”小孩兴奋得手舞足蹈,一边还摇着朱星杰。
朱星杰脸色有些苍白,尽量不去看屏幕,“哈,你喜欢...就好。”

伴随着影片阴森可怖的背景音乐,打着冷气的房间似乎也突然冰冷起来。朱星杰瞥见那小孩聚精会神地盯着电影画面,身体却在微微颤抖,他拿起一旁的毛毯盖在对方身上,自己也顺手揽过他。王琳凯回过神来,看着朱星杰笑了,只觉得自己似乎回到了孩童时期,任由他宠溺。

其实电影他没看多少,朱星杰从来不爱看这种自己吓自己的东西,看到一半就开始打游戏,听见旁边小孩又开始拆零食的声音,一转头就看见他吃着草莓味饼干棒,不禁笑道:“你不是最爱西瓜吗,怎么最近喜欢草莓了?”

王琳凯边嚼边回答:”嗯…窝也不资道。”眼看对方低头想去拿下一根,他一把扶住对方的脑袋凑近自己,吻掉了小孩嘴角的饼干碎屑,随后轻酌吮吸唇瓣,王琳凯的唇软得像块布丁,上次吻他的时候就感觉到了,这次还是草莓味的。
朱星杰不是没和别人接吻过,可是却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,他柔软的双唇,鼻腔里涌动的令人舒适的气味,他只觉得一向沉稳自制的自己,随时都有可能失控。

他中了一种命名为王琳凯的瘾。

王琳凯由着朱星杰亲他,等亲够了他也没心思再去关注电影的内容了,羞红了脸跑开道:“你等等....我有东西给你!”

没过一会儿,那小孩哒哒哒地又跑回来了,手里却多了两个精美的首饰盒。
打开后发现是两条相同款式的手链,黑色小皮绳系着雕刻过的挂坠,朱星杰看着挂坠上的图案,隐约能猜中寓意着什么。
“我看你戴的那条手链都很旧了,就特地去城隍庙里求了两条。”说罢便想把朱星杰手上那条磨损严重的手链摘下,却被躲开了。

王琳凯一愣,有些好奇地看着他:“杰哥…怎么了吗?”
气氛似是凝固了,朱星杰的手有些无处安放,最终拿起茶几上的水杯。

“没事,突然觉得口渴,况且我觉得不旧啊,还可以再戴的。”
王琳凯咬了咬嘴唇,心情有些复杂。但也没多想什么,就当是他不喜欢了,“我觉得这个手链挺好看的,哈哈。”他尴尬得笑笑。

为了缓解尴尬,朱星杰拉过他:“别站着了,什么话进我怀里再说。”
王琳凯只是摇摇头道:“没事,我有点饿了,去找点吃的。”

随后王琳凯进厨房翻腾,心里却越来越乱,不好的情绪堵在心口却无法释放。他愤懑地打开冰箱,想找瓶冰可乐降降温,却无意间扯开了夹层,一瓶omega抑制剂滚落在他的脚边。

“??!”这瓶药物王琳凯再熟悉不过,可朱星杰是Alpha,家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,况且还是用过的抑制剂…
他的脑子乱作一团。他应该装作没看到吗,还是…身体做出了更快一步的选择,他抓起地上的抑制剂快步走出厨房。

“朱星杰!你家里为什么会有这个东西?!”
王琳凯吼出声的时候自己都吓到了,他想到了对方不肯摘下的手链,又看了看手中仅剩几片的抑制剂,突然就明白了。

“你在外面是不是还有别人?手链就是那个人送的吧,抑制剂也是为那个人备着的吧?我以为你有我一个已经够了…”他吼着,眼泪控制不住流下来,“你解释吧,快解释啊!”

一向从容淡定的朱星杰在那一刻也慌了心神,眼里满是怜惜,看到对方瘦弱的肩膀一抽一抽,哭得很伤心,他的心也揪疼。最终他抱住了他。扑面而来的他的气息让他有些惊讶,可是,闻到他的气息,所有的情绪也就在那一瞬间涌上心头,最终化为泪珠,落下。
“对不起。”

王琳凯抬起了头,他哭红了双眼。随后一把推开对方,突然笑着对朱星杰说:“你不是问我怎么突然爱吃草莓吗,我告诉你。”


“我怀孕了。”



王琳凯,你这么变得越来越自私了。
身体里那枚黑色种子,逐渐开始疯长起来,化成一朵娇艳的,绚丽的,吃人的花。




【星鬼】嗜瘾患者.05

⚠️
*黑道杰✖️学生鬼
*abo,怀孕梗/后期黑化
*ooc,勿上升

是很随意过渡章,和车车🚗打了个擦边球
很短小,别嫌弃

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
下章想看小日常还是崽黑化🌚

前情戳👉🏾@温 
内容走评论 👇🏾

【星鬼】嗜瘾患者 .04

上车啦🚗

温:

⚠️
*黑道杰✖️学生鬼
*主ABO,后期怀孕梗
*勿上升,ooc
让老花@甜酒花栗 带你们上黑车!!
🚗🚗
老花真的真的很不错!!

评论走链接

👇🏿

【星鬼】嗜瘾患者.03

⚠️
*黑道杰✖️学生鬼
*ABO ,ooc,勿上升
*依旧虐崽
*这篇过渡,很快就能上黑车了🚗


@温 的联文
前提☝🏻请戳她
两条超困的咸鱼产物
不要嫌弃

内容走评论👇🏿

【星鬼】嗜瘾患者 .02

她超棒!

温:


⚠️
*黑道杰✖️学生鬼
*ABO ,ooc,勿上升
*这篇剧情很黑

@甜酒花栗 的联文!!!
看前情请戳☝🏻

评论走链接

👇🏿

【星鬼】嗜瘾患者.01

⚠️
*黑道杰✖️学生鬼
*主ABO,怀孕有[慎]
*勿上升,ooc
*后期有黑化/车

是和@温 的联文
我们的全部心血


内容走评论👇🏿

【星鬼】同类效应 2

>>

后半夜微凉的风把王琳凯吹醒。
四周到处残垣断壁,一片破败景象,可他再清楚不过在这幢废弃大楼里曾经发生过什么。
日夜不停息的折/磨,才真正造就了他们这群非人类,他们这群怪物。
王琳凯被绑在椅子上,挣动锁链而发出的金属碰撞声在空旷的大楼里回荡。

“你骗得过任何人,但骗不了我。”
朱星杰的声音慢悠悠地从后方传来,王琳凯回不了头。那股令他晕乎乎的劲还没过,虽然头脑不清醒,但心脏早就条件反射得狂跳起来。
说到底,他还是在怕他。
“你根本就没失忆,那只是可以让自己安心逃走的小把戏?”
声音在逐渐逼近,王琳凯顾不上回答,加快了挣脱的速度。
“你在逃的时候,有想到过我们吗?”
最终声音在王琳凯耳边停下了,呼出的热气扑打在他的耳畔。
脊背发凉。
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,你找错人了。”
王琳凯心如擂鼓,失去特异能力的他像是一块任人宰割的鱼肉,指尖都忍不住颤抖起来,可还是努力保持冷静说完了这句话。
“难道你非要逼我用点手段来让你想起来?”朱星杰的指尖再次升腾起火苗,炽热的温度紧紧贴在王琳凯的耳边,他不禁想起不久前的噩梦里破碎的画面,恐惧感包围了他。
“你要干什么…?”
王琳凯慌得头脑空白。
“嘘——”越来越烫,他紧闭上了双眼,炙热的火焰没有吞噬他,预料之外的却是温暖柔软的双唇贴在了他的唇上。
惊恐地睁大了双眼,朱星杰弯着腰吻他,脑海里那段深藏的记忆翻涌而出。
“只过了三个月,你就全忘了。”
那段痛苦不堪的记忆。

事情发生后,他如愿以偿地被逐出大楼,毕竟一个已经失去能力况且还失忆的试验品对于他们来说只是废物,丢出去任其自生自灭。
他受了重伤,千辛万苦把自己搞得一团糟,只是为了逃离那个地狱。
好不容易做到了,难道就要死了吗。

那天雨下得极大,他躺在草丛里,被淋得几乎要喘不上气。
有人把他捡回了家,照顾了一个月,整日在不间断的伤口感染而发烧中度过,他曾以为自己会熬不过去,可每次他想给自己做个了断时,脑子里就浮现出大楼里的伙伴们,他们还在等着他解救…
可到头来他拼死拼活的支撑自己坚持下去只是为了躲避他们。

王琳凯的病情稳定后能力也恢复了大半。他谢过那户人家,刚准备踏上营救就被告知大楼在不久前的夜里起了大火,一切都被烧得干干净净。
如今他已经编出了谎言,无论再怎么想回到他们身边,回去找他们都是不利的。

况且…那群伙伴们也已经主动来找上他了。

事情开始不对劲是收留他的一家人突然全部失踪。王琳凯没日没夜地找了整周,依旧没一点消息。之后便是家里总莫名出现异响和人影,王琳凯从不相信那些鬼怪谣言,可每天早起继续找人,晚上还经常被骚/扰到睡不好觉。无奈之下他只能暂时住进旅馆,结果才一晚就一分钱都没剩下。
最后是无良的邻居热情地介绍他去做了现在的违/法生意。王琳凯忘不掉那天,那是他逃出大楼以后,第一次重逢朱星杰。






【星鬼】同类效应

很扯的超能力au
先写一章试试
写不出我脑洞的万分之一精彩…
别嫌弃x

>>

朱星杰一把抓住王琳凯裸/露在外的手臂,火舌飞快蔓延直至吞噬对方修长的指尖。
被灼烧痛感惊醒,再睁眼时红色火焰已经窜满了全身。
他听不到自己的尖叫声。
包裹住自己的一层冰盾也已经被烫得融化。
快要死了…鼻腔里还残留着对方身上的气味。
“杰哥啊…”
不知是愤怒的咆哮还是无奈的叹息,但都没了下句。
最终被烧的体无完肤,化为灰烬。
“是啊,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,杀了我吧。”

挣扎着惊醒,水被洒了出来。
王琳凯环顾四周,才意识到自己躺在浴缸里睡着了。
音箱还在播放着聒噪的说唱,他有些头疼,太阳穴突突得跳动着。
拿起置物架上的烟和打火机,窜动的火苗令他难受…准确来说,应该是恐慌。
只有微凉的水能给他带来安心感。
没有开灯的浴室只剩一小团橘黄色光点,以及袅袅上升的白烟。
王琳凯头靠着浴缸抽着烟,他享受尼古丁这种东西一点点麻醉他的大脑,在黑暗中给他带来安全感。

大雨后的街道总弥漫着清冽的气息,凌晨时分更是没了行人。王琳凯斜靠在天台的栏杆上,手里紧攥着几管晶蓝色液体。
“这次带了多少?”朱星杰把玩着手里的火苗,挑了挑嘴角后便盯着对方不肯放。
“你带多少钱就给多少。”王琳凯偏过头不去看那些乱窜的火苗,他讨厌那个比自己只是大上几岁就处处套路自己害他一次次吃亏的'合作伙伴',但无论如何,愿意高价收买他亲手做的违/规药品也仅此一家了。
朱星杰偏了偏脑袋,示意手下拿钱。
面值最大的现钞整整齐齐塞满整个儿箱子。
“我把这一箱钱都给你,你做的东西包括你,我都带走好不好。”
又来了,这不是他第一次和王琳凯说这种话。尽管这次他真的已经山穷水尽了,穷到烟都抽不起,可他情愿是落魄到街头也不要成为别人的所属物。
朱星杰看对方没回答,便从王琳凯手里抽出一根玻璃管,满满当当的蓝色液体在试管内翻腾。
“我猜你这次做了这么多支,用了不少力气吧…”朱星杰放下玻璃管,继而危险得眯起眼睛看着王琳凯,他只觉得自己被盯得心里发悚。
迅速掐住王琳凯的下巴强迫撑开他的嘴,他完全没意识到对方会这么做,等他反应过来时那管液体已经被自己吞进去了。
短暂的麻木后王琳凯只觉得周围的一切都迷幻起来,天旋地转。他软在对方怀里,仅剩的一点意识提醒他必须清醒过来,他用尽力气想把对方冰冻住跑路,奈何他贪心制作了太多药剂导致能力几乎耗尽。
“和我回家吧,你乖乖的对我们都有好处。”
朱星杰抱紧了还在试图挣脱的王琳凯,掏出了一管针剂扎在对方脖颈,王琳凯彻底失去了意识。